<< ​心裡的儖 | main | ​我曾經來過這個夢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5.10.20 Tue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我渴望得到過去

    0

      時光流離,走過的太多,卻記不下過往的片刻點滴,江風微撫中,我深深感慨,悄悄回憶;夕暮拉下的長長的一道淡紅,映著晚秋的的枝頭殘葉,聽鵑長啼中,漸漸淡去;又將告別一個迷人的秋天,兒童枱椅又將告別那另人懷舊的歲月,心升感慨,我拂袖蹣跚,過去的歲月,有我太多的回憶。
      伸手扶下那翠黃的柳條,我將柳絛在臉頰上輕抹,想起了曾經是斑駁倩影,憶起了書房裡的歲月流蘇,曾經默默一人留守在那裡,書房,是我記憶的詩函。懷戀著,從書架上摸出一本最愛的書,靠一把滄桑老椅,伴著窗臺上那雛燕的傾吟,書房半掩,書香淡淡,那是最美的時光,詩意黯然;然後只手扶下那晨光淡淡,拉下紗簾,夢醉書房,或是雅座高居,抖筆于清風柔情中,寫下夢裡的女郎,刻下了萬千的慨歎,留下一份難斂的回憶,抖筆間,不妨情至天堂,寫下詩行,醉流水蘇杭,道塞上江南……那是和美的回憶,那是和美的過去,匍匐在書房那恬靜的時光中,淡忘了世事風華,忘了那流離的滄桑。
      秋風依然在輕拂松間,江岸上的落紅依舊在述說著過去的枝頭風霜,微微淡笑,淺淺地回眸,彎腰弓背,拾起一片落紅,我抿起嘴角,眼前便浮現當年嬉鬧的庭院在心中默念起童真的喜,留戀起“庭院深深深幾許”般的幽情,也不舍那“仰天大笑出門去”般的豪情壯志……輕輕吟哦,細細品味,當年的小手在院中戲耍,拾起了午後的細碎的陽光,尋覓自然的野情野肆,角落裡,是螞蚱的午後歌唱,門院下,是與知音共用的童真步伐;躲藏在角落裡,沒有時光的束縛,探頭探腦,找尋雜草間的隱約片段,或是偮水漱齒,用清風拂塵,獨立高處,傲然歌唱,雖沒有巴山夜雨,水木秋寒,香港如新卻是一種心靈的傾述和天性的揮灑,雖沒有一川碎石隨風滿地的豪邁,但那曾經院中的豪放卻是今日的慨歎,身居城市的羈絆,不得不崇拜當年自己的瀟灑沉鬱,唯美正氣,那庭院中的童真志趣,肆意汪洋,遠永成為了過去。
      嘎然一笑間,夕陽已盡,塵世中的一種淡然,在那屋簷角上的風鈴聲中悄然盡去,化作了當初的巷口風花,記憶的點滴片段;徒步太過於柔然靜悄地往前,在巷口回望……當年的粉花雪月,這裡留下過我的足跡,張家大媽的鄉音小調,李家阿公的太極正道,或者,是那鋪成在巷口宣紙上的圖案……想起了,也忘記了,過去巷口邊上的老牆在轟鳴聲中倒去,流離也在風雨聲中化為了塵土。
      當晨曦悄然地流露,照亮東邊的雲霞,過去的一切,已然成為了點滴,回不去的,也不可能有倒流時光的奇跡,只是渴望,渴望得到曾經的歲月,那書房的淡香,庭院裡的稚趣,巷口邊上的片片殘瓦,過去,隨著夕陽沉默,隨著江水東流……
      徜徉在漫長的歲月裡,我尋覓過往的腳步,想起了那片紅葉,落下時無聲無息;流連一段往昔,我在記憶中尋取豐潤,對江吟詩,楓葉荻花在記憶中淡去,仰天大笑,我對天感慨,nu skin 如新對地傾情,懷戀著過去,渴望著過去,聽鵑長啼,洶湧澎湃,秋風送雨,江水悠悠,扶手長情,橋頭懷舊,我要告訴天,告訴地,我要我的過去,我渴望得到過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5.10.20 Tuesday
        • -
        • 11:45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