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生活中所允許的荒唐 | main | 也許這就是我的感情路吧?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5.10.20 Tuesday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在那裡不曾期待的美好!

    0

      忍不住把時光撥回七個月前,記下彼時關於青海的那一場遇見。

      了喜歡遊走在東西走向的路上,經常在日薄西山的時候在麥積山路上奔走,自東而西,迎著太陽落山的方向,追逐即將消逝的最後一抹陽光,愉E安然。nu skin 如新曾聽吳瓊說起,坐上傍晚從蘭州出發的火車,一路向西,直到太陽落山的時候到達西寧,該是多麼美麗多麼深入人心。你說,這是不是也是一種心念的執著?這次去青海,沒有坐上傍晚的火車,反而是迎著朝陽,西行,卻也是另一種美麗的希望。

      其實,對於青海湖,我是既沒有執念也不曾期待的,我以為已經浸潤久了故鄉的水,以為這天下之水,能夠進入我的心靈的也就湘江和資江了,不會再戀上其他。正像浸潤在長久歲月裡的感情,以為如此執著就是一生的宿命,不會再戀上其他,只是歲月流轉之後,卻發現,曾經那麼喜歡的像整個生命一樣的情感也會淡化,化成過往時光裡最美的黃昏裡的靜謐和安然,化成時光水岸裡溫柔的宛如天人的笑顏。

      可是,青海湖,確實是那麼一處美麗的存在。又或者,是因為不曾期待不曾希望,所以才有了這單純美好的遇見。人言,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跡,又或者,只是,平淡,真實而不濃烈的美好,很久很久過後的現在,仍然將你想起,感念。

      從西寧包了輛麵包車前往青海湖。曾以為自己所在的西北這地方除了定西至天水的那一段路除了傳說中的隴南應該是少有那樣的青翠了,沒想到這一路會有那麼囘山頭,不柔媚,也不小氣,仍然是西北的氣息。路無盡延伸,我們奔跑在路上,卻從來沒有任何言語能夠傳達那一種美好的感覺,“天路”而已。

      似乎無法繼續寫下去了,難的從來都是那些無法傳達的美麗。正如當初在車上見到青海湖的震撼,只應天上有。或許正是上天遺留在人間的回憶,綿延的藍帶,沒有見到你的全部面容就已經被你征服。而我也必然見不到你的全部的容顏。

      然而,關於青海湖的美麗遇見卻不在於這西行的震撼,更在於往後兩天的真實相伴。

      我們時常會疑慮,nuskin 香港從昔而今,這不斷變更的我,哪一個才是最真實的自己,哪一個才是自己想成為的自己。有時確定有時迷茫,其實哪有一個答案,只是一直在真實地生活而已。我很喜歡,那時與你相遇的我。

      或許真是七年一變更,越來越沉靜的我和七年前的我實在有了太大差別,如若在時光裡見到彼此,該是很難認識吧,懷疑著,這個和我有著相似面容的你,真的是我的過去(未來)嗎?我們,在時光裡行走著,遺落了無數的自己,卻也成就了現在的我。青春、灑脫、豁達、張狂都落在了時光裡。不知是外在的世界有了太多不曾覺察的變更,還是內心的世界實在太過招搖。有時候,想念你,卻也明白再也成不了你再也不想成為你。所以喜歡上在這青海湖邊練習著打水漂的你,輕鬆、愉、隨心所欲,如此,甚好。整個世界,只有這湖、這人、這天地之間。

      最讓人感懷的自然仍是湖邊的靜坐,聽水。沒有進景區而去了一個很少很荒的地帶確實是一個正確的選擇。沒有喧嘩,沒有刻意,沒有過度,只有寧靜安然。岩石層層,水衝擊的痕跡,不知多少年的光陰才能成就如此。聽水的聲音,亙古不變,致千百年前的你,你好。

      這裡,是否能看見我們的過往呢?與青海湖相伴的這段時光之所以美麗就在於一切都成空。靜坐的時光,一直糾纏著的那些人、事、心情、感情都似不再存在,再也想不起來,即使你想要去想起來也無從想起,明淨,沒有牽絆。眼前只有這湖這天,心上無雲,心中無塵。非常感謝你,讓我遇見,也遇見最初的自己。只是坐在這裡,好像就可以和你一起,地老天荒。

      第二日從牧民之家啟程去天路,走了之後又回了三次,這就是斷不了的緣嗎。來回三次,擁有了更多。說到擁有,忍不住就會想起《我可能不會愛你》中的那個小劇場,“可是擁有的同時,我們是不是就已經開始失去呢”。人間變幻,世事滄桑,還有什麼還在一如既往呢。我們珍惜著,執著著,有一天卻發現失去了自己一直珍惜執著的東西,一切都面目全非,感慨著、詠歎著“人生若只如初見”。可是,一切時光裡的事物卻永遠都回不來了。可也正因為這事物在時光裡才無法變更達至永恆。每一個深感“人生若只如初見”的人,nuskin產品想必都經過了很多很多,但也必然心裡都存著一份最單純的美好。走過這眾多之後,才與這單純的美好相伴、共處,這,該也是幸福的吧。

      那一天,嘗試了青稞酒――我似乎已經很久不曾嘗試新的事物了,濃烈,直沖腦門,最後還是喝完了。窩在牧民之家寫明信片,給自己的僅有一句話:在浮華喧囂的背後保有寧靜安然的自己。現在的我,卻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有多遠,偏離了多遠。

      在這裡認識了阿單、kenne、樂娟、高萍。阿單把店盤了,出來旅行,到過北極村,至內蒙又輾轉至青海,似乎已經在牧民之家住了一個月,樂娟辭了工作,剛從西藏下來,kenne是香港人,出青海後回到學校仍常見到他對青海那段生活的懷念,高是鄰校西北民大的。旅行,不但為了遇見最真實的自己,也為了,認識不同的人,看不同的風景。我們總是如此輕易在不經意的對自己的執著裡迷失了自己,我們總以為,我們所執著的就已是我們的整個世界,以為我們現在所過的就已是我們能過的和我們只能如此過的生活。很多時候,我們只是被自己和自己的生活禁錮了,卻沒有行動的意願將自己解救,我們只是應該出來走走,看看這個世界上與你同在的人的生活,不同於你的生活,讓自己知道有那麼多的美好可以進入到你的生命,更新自己的生命。遇見青海,遇見相聚在青海的人,僅僅,自由行走。

      記下這段旅程是困難的,因為太過豐富,那麼多鮮活的畫面一經開啟便在眼前清晰地放映,卻也正因為這鮮活和清晰而讓沉澱了七個月之久的我仍然無法下筆,無從講述。因為這鮮活和清晰也正代表著至今沒有沉澱沒有厘清,怕是著一段路程的餘韻無法散去了吧。可是,今天,卻有了意外驚喜。七個月前從青海湖邊寄出的明信片終於找到了。是的,“在喧囂浮華的背後保有寧靜安然的自己”,或許正因為這幾個月並非處於寧靜安然狀態的生活才輕易讓人想起過往的那些時光,過往時光裡的人和事,可是,所謂過往在不合適的時候卻也容易讓自己陷入漩渦。所以在這個晚上,聽著老師講康得,香港如新仍想寫寫那未完的旅程。所謂旅程,想來該是不斷遇見新的人,不斷有新的人加入,也不斷告別,但無論遇見和告別都是令人歡欣令人愉E,豐富著,也還存在著美好的希望。很喜歡因為青海而相遇的那些人,很喜歡在青海湖邊的我們,恣意卻不張揚。不喜歡拍照的我也願意,將自己的身影留在你身邊,也將你留在我生命。

      這內陸的鹹水湖並非波瀾不驚,一波一波的浪推過來,是一種平和的溫柔,足以讓你靜下心來不語傾聽,不忍打擾,足以讓你簡單化你的心靈。很想,就那樣緩慢地走進這湖中走進這平和裡,不為毀滅,不為消亡,只想與之合一,因為相信著這裡就是那一處美好的所在,不會將你吞噬,不會將你埋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5.10.20 Tuesday
        • -
        • 13:41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